關於部落格
  • 44543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11

    追蹤人氣

★ 白布鞋,露出眼睛

 
竹林黑漆,遇蛇更恐怖
小時候,每天上下學約莫須走一個鐘頭,共有兩條路線可選擇,一條是雜草叢生的山徑,必須走到河谷,過了竹木小橋,再爬上山巔,那段路有點漆黑嚇人,我很害怕,儘量不選擇這條路。


另外一條稍好些,但必須經過一大片林園,竹林茂密,平常日子不嚇人,萬一是雨天或寒冬的傍晚,裡頭濃密漆黑,一副陰森森的模樣,每次我都得屏氣凝神,連走帶跑地穿過竹林!心中害怕得要命,可是爸媽忙著工作,兩位哥哥在外求學,又沒有鄰居相伴,即使嚇人還是得鼓起勇氣,硬著頭皮向前走。


除了竹林令人害怕外,我最恐懼的事,莫過於途中碰到蛇!夏日炎炎,每次走在山路中,總會有蛇出其不意地從草叢中鑽出,然後在我的眼前倏地溜煙而過,我常常嚇出一身冷汗。有一天早上,我正追趕著公車,眼看快來不及了,偏偏有隻紅黑相間的龜殼花,大剌剌地橫躺在路中央,一點也沒有移動的意思。急死我了,又不敢對牠怎麼樣,只好等呀等,總算見牠蹣跚離開……

生活清苦,鞋破不捨丟棄

我們家距離學校很遠,而我最要好的國小同學住得更遠,在我們家對面的山上,所謂「對面」是遙遙相望的兩座山,從我家走到她家,可能需要一個鐘頭,她每天上下學,以翻山越嶺來形容絲毫不誇張,碰到颱風把橋沖壞時,還得繞遠道而行。


印象深刻的是,她天天行走於山路草叢間,手上總會拿著一根細竹子撥開小草,除了〝打草驚蛇〞外,主要用意在於打散露水,以保護腳上的白布鞋,希望能夠延長鞋子的耐用年限。


日復一日,即使鞋身依然完好,鞋頭禁不起露水的蹂躪,總是最早破了洞,好似露出斗大的眼睛,但刻苦且節儉的她卻捨不得丟棄,總要穿到不得不換為止。「白布鞋,露出眼睛」,如此情景深深刻在心版上,迄今難忘。


山中不知年
好友六姐妹當中,年齡相近的兩個姊姊和我們熟稔。


以前大家都很窮,幾乎沒什麼零用錢,「枝仔冰」雖只需五毛錢,對我們而言,卻是奢侈的享受!只要誰有冰棒,必定一起分享,我咬一下、你吃一口……。如今吃盡式樣多變的各種冰品,即使再可口美味,總覺得少了一味,我想,那是少了稀有與分享的人情味。


目前已廢校改為獅山旅遊服務中心的母校獅山國小,位於新竹峨眉獅頭山腳下的水濂洞旁。


當年在校時,全班僅有十一個女生,每到中午時分,我們經常一路嬉笑,帶著便當到水濂洞用餐,每個人都把腳ㄚ子泡在沁涼的溪水中,手上捧著飯盒,說說笑笑,快樂無比!有時候,還會到清澈的溪水裡,捉魚摸蝦,直到不得不離開為止。


那是一段無憂無慮的山中歲月,即使日子有點清苦,精神生活卻很富有,心裡的飽足感早已掩蓋飯囊中的羞澀。


好友間,關係微妙

同窗六年,好友與我之間有著微妙的關係,或者說是類似「瑜亮情結」吧。


當時我成績優異,作文、書法或演講等國語文比賽,也經常名列前茅,五年級時獲選唯一的「全校模範生」。好友才華洋溢,各方面表現優秀,尤其有副好嗓子,只是成績略遜一籌,因此光芒被掩蓋了!依稀記得,當我被選為全校模範生那一陣子,好友的情緒低落,她的父母在言談之間也顯落寞。


那一年,堂姐班畢業時,備受肯定的我,代表在校生歡送畢業生致答辭,當時心中一廂情願以為,次年蟬兒高鳴驪歌初唱時,代表畢業生致謝辭一定非我莫屬。可是,到了畢業前夕,老師宣佈畢業受獎名單,我是縣長獎的不二人選,好友則是第四名,但老師卻要她代表畢業生致謝辭。


聽到這樣的消息,與我原來預期落差甚大,在意的我整顆心都碎了,天天淚眼婆娑,腦子裡想的,盡是「不希望別人認為,我除了很會讀書之外,其他什麼都不會!」


班導師發現我不對勁,曾經和藹可親地問:「為什麼你每天看起來很傷心?有什麼委屈可以告訴老師哦!」然而,這樣的心情,如何說出口呢?老師不能改變決定,何況對方是我的好朋友,如果說出來,豈不傷了同學情誼?……


最後我什麼也沒說,繼續難過落淚。畢業典禮上,分不清自己是因為離開學校而傷感,還是為此耿耿於心而難以釋懷?


求全求美,自小有之

如今回顧這段往事,發現自己從小求全求美,無法容忍瑕疵;喜歡掌聲,希望掌聲盡為自己所有!如此特質是我生命裡不斷追求進步的動力,可是外境不如預期時,相對會感到失望難受。


所幸,人格中還有另一項特質,喜將生命中逆境挫折,化為自我超越與心靈成長的力量,將它們視為生命廣度和深度的堆積!每一次不順遂,反讓自我生命更加豐富了起來。


漸漸也明白,終其一生,如果為了掌聲起起伏伏,豈不太辛苦?……不完美才是完美,在對人事物的處世態度上,倘若滿分要求,無法接納欠缺或瑕疵,則太過於執著,不僅苦了自己,更是累了別人!而「創作」卻需要追求完美的特質,才能不斷超越自我,讓作品達到更高境界;「個人修為」也可不斷提升,追求心靈自在。




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